新闻图片

【行业观察】从滴滴乐清事件看"无车承运"的发展方向

2018.08.29



【滴滴事件回顾】


时间轴.png

 



      今年5月在河南郑州,21岁山东籍空姐李某深夜打车被滴滴顺风车司机杀害,此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警方、监管部门等也相继介入,最终以滴滴公司公开致歉并承诺整改收尾;时隔仅3个月,仍在“整顿期”的滴滴出行却再爆惊雷,8 月 24 日,浙江乐清女孩赵某乘坐滴滴顺风车前往永嘉途中,惨遭四川籍司机奸杀并被抛尸悬崖,年仅20岁。该事件的恶劣性质与受害人亲友爆出的救援沟通细节使滴滴出行再一次被推上风口浪尖,而案情发生后另一位“命大”的顺风车用户对滴滴的控诉则更令人胆颤心寒,案发前不久她曾乘坐过涉事车辆,该司机也曾对她图谋不轨,侥幸逃脱后她也曾向滴滴方面投诉此事却没得到平台重视致使犯罪司机继续接单运营,此事在案后滴滴发布的 " 对于乐清顺风车乘客遇害的道歉和声明 "中得到证实。至此,滴滴安全隐患的遮羞布被全然揭开,其企业安全管理制度的机械僵化、作为大企业的责任担当缺失也被媒体舆论一致声讨。


沟通细节.png



事实上,滴滴顺风车早在2016年5月就有过血的教训,当时深圳24岁女教师钟某深夜搭乘滴滴顺风车后,被司机带至偏僻处抢劫杀害,经警方查明,涉案杀人司机案发车辆的牌照系临时伪造,使用假冒车牌还能够顺利接单,此案早已暴露滴滴在线下审核司机上的种种漏洞。两年间,三个鲜活的年轻生命全部葬送于滴滴顺风车,随着事态发酵更多关于滴滴出行的负面消息也陆续浮出水面,内容大多围绕无证运营,直指滴滴长久以来存在明显安全隐患。

在杭州运管部门3月22日起开展的网约车集中整治行动中,查获200多起网约车非法案件,滴滴平台车辆占9成以上。大量存在提供服务的驾驶员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提供服务的车辆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的情形。在另一些城市,交通管理部门多次约谈并处罚滴滴,但滴滴方在交完罚款后,关于平台整改就没了下文。

“南方周末对近几年滴滴司机涉及侵害乘客的50起案件进行统计发现,涉案司机中至少有3人有危及人身安全的犯罪前科,依然通过了滴滴的“三证验真”(身份证、驾驶证、车辆行驶证验证)。”

      从2014年开始,网约车市场开始进入激烈竞争阶段。截至目前,在网约车专车市场,滴滴出行国内市场份额已超90%,而查阅最高人民法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2016年以来,涉及刑事案件89件,其中抢劫杀人案2件、司机强奸案16件、交通肇事案件12件;同期滴滴涉及民事案件共有358件,其中机动车交通事故纠纷62件。


监管层的声音

  央视以生命的名义 三问滴滴!

一问滴滴管理何在?疯狂圈地扩张,几近形成行业垄断,然管理并没有同步跟进甚至混乱,基于大数据的大企业,在人命关天之时不肯公开服务提供者信息;二问滴滴责任何在?在第一起恶性事件发生后仍执迷不悟,不认真梳理漏洞扎实整改,迷信资本力量漠视生命,道歉赔偿拿钱摆平一切;三问滴滴监管何在?有关部门整顿监管力度不够,致使恶性事件再次发生。

 

交通部官媒发文痛批滴滴:

交通部痛批.png



诚然,生命不是货物,事后赔偿也弥补不了损失,作为最大的客运网约车平台,事前防预、事中干涉才是正道。

 

多地监管部门约谈滴滴:

作为全国最大的网约车平台,在8.24案情发生后,不论出于社会安全考虑还是共享出行发展打算,相关监管层有所动作是可预见的,不出所料多地相关部门约谈滴滴。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重庆、广州、深圳、东莞、武汉、贵阳、海口、苏州等8个城市的交通运输、公安等监管部门约谈滴滴在当地的分公司。约谈的内容主要涉及乘客安全保障,平台运营资质、管理责任,司机安全管理、背景核查等内容。其中,深圳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交委联合召开约谈滴滴出行工作会议,明确责令滴滴深圳公司 9 月底前完成四大全面整改工作,整改不到位将采取撤销平台经营许可证、app 下架等措施。贵阳市运管局约谈滴滴,要求平台落实车载“一键报警”装置,并停止接入非贵A牌照车辆,并加快清退不合规车辆和人员,这一举措无疑令滴滴发展受限,上市遇阻。

 

【由“滴血”事件引发对平台经济思考】

滴滴出行的悲剧不应仅仅当成社会新闻对待,更应引发人们对整个平台经济的思考。互联网技术被引入中国的时候直接跳过了非商业阶段,一开始就被打上资本的印记,互联网在80年代更多的被视为财富创造的兑付工具和商业发展的手段,直到如今这种特性也未曾改变。资本持有者对风险投资的热情有增无减,创造了N多风口,有句话说得好“站在风口上猪也能飞上天”,相比动不动融资几十个亿的快速上升身价,其提供的社会价值却远跟不上,各大平台对于市场红利、资本青睐的追逐远胜于服务监管,互联网行业、平台经济领域更多沦为资本增值游戏,掉进融资陷阱的接盘侠大有人在,急功近利快速变现的期望极度压缩平台的自然成长时间,揠苗助长必然造成融资产品漏洞百出。

据相关资料表明,滴滴的主要运力为快车和顺风车,顺风车早在2016年就已开始盈利,是滴滴方面非常重要的现金流来源,原本该在一家独大后修炼内功的滴滴,后期又因运营策略及美团打车突袭等多种原因打乱节奏,维持营收增长巩固市场份额才是最为紧要的,对于司机车辆的资质疏于整顿,截止目前还未成立专门的司机管理部门,直接导致了各种出行乱象,“美好出行”的企业愿景破灭。但纵观平台经济领域,滴滴的监管不力不是独角戏,在很多互联网平台都有迹可循,例如:外卖平台食品安全隐患;二手物品交易平台充斥假货和不法商贩,甚至暗藏招嫖等违法信息;短租平台屡现欺诈消费者," 变态 " 房主不时出现;货运信息撮合平台带货跑路;同城货运平台司机非法载客、骚扰用户等等,而互联网撮合平台轻资产模式带来的这些暗藏风险大多由享受便利的民众承担。出了事平台仅象征性地略作表示,无法兜底担责,将责任推给入驻商家或个人。

 

事件对平台经济的潜在影响

原本基于技术手段提升资源利用效率的平台经济新范式在该业态兴起之时被寄予厚望,政府部门开始也持放手姿态,尽量为创业者营造一个宽松自主的互联网发展环境。事实上,互联网这个号称“罕见阳光产业”的领域对掌握着无限资源的中国政府也显得尤为不透明,靠着国有资本盘踞产业上游并参与政策制定的那一套在快速发展的未知互联网行业却收效甚微,政府迄今没有找到对其有效控制和获取垄断利益的路径,对其干预程度可想而知。而今,随着诸如“滴血”事件等各类问题的出现,政府部门也不得不重新思考对互联网平台行业的政策监管问题,比如会不会要求平台与监管机构联手建立更加完善及时的布控系统和联动机制,施行数据共享?会不会杀一儆百,加大平台惩罚力度,建立平台发展档案进一步完善平台监管机制?对于一些涉及人身财产安全的平台会不会强制要求政府资本入驻?诸如此类的猜想还未有定论,但收紧对互联网平台的监管却是毋庸置疑的。

 

【推及到无车承运人平台的影响】

那么,由滴滴事件引发的政府监管部门对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关注,对于当下正热的“无车承运人”平台,会不会产生辐射影响呢?应国家降本增效的物流政策号召,一大批创业者涌入物流信息化市场,万亿级的市场体量催生出各种物流平台,一时间“智慧物流”“无车承运”等概念的平台铺天盖地。但深入了解,就会发现,绝大多数“无车承运”平台仍停留在信息撮合层面,打着“无车承运”的旗号,干着最简单粗暴的“平台”撮合模式,并没有对交易的风险管理有足够的重视;而且,业界也常常把平台撮合与“无车承运”二者混作一谈。实质上,“无车承运”与单纯的平台撮合交易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需要对于经手的交易全责兜底,类似于服务和产品的买入,然后再卖出的一个过程; 而后者, 仅仅是对交易进行牵线搭桥,干着拉皮条的事。“无车承运”的性质决定了“无车承运人”需要对其提供的服务全权负责,也就意味着对其下辖的承运车辆和驾驶人员需要有着更为严格的审查准入和管理要求,尤其是当其体量发展成了现象级的公众平台规模。

目前国家对于支持“无车承运”发展的态度仍是非常明确的,秉承在政府干预正向引导下大力支持发展的态度,鼓励各省市发展试点,由国家统一颁发无车承运人牌照,持证上岗,从源头保障行业健康发展。目前而言,“无车承运”试点工作仍然会稳步推进,这是未来物流发展的大方向,是贯彻降本增效政策的有效路径。但受本次滴滴事件的影响,从监管层应对的一系列发声和动作来看,监管层正在对平台经济进行反思。 推及到“无车承运人”试点的推进工作来看,监管层更希望看到无车承运平台工作的脱虚向实,由拉皮条式的平台撮合转变为真正有责任有担当的无车承运。在不久的将来,从笔者的观察来看,有关部门很有可能会出台细则,进一步加强“无车承运人”的风险兜底要求,尤其是加强对承运人员与承运车辆的资质审核工作要求。这也就意味着,“无车承运人”的准入门槛将会进一步提高。

 

 

 

 

 

 

 

 

—560版权所有

如需转载,请附带本文链接出处



 

分享至:
官方订阅号

官方订阅号

官方服务号

官方服务号

版权所有:上海运达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0031429号-4 Copyright © 2011-2018